二美:五千字写作挑战,都写了啥?

二美:五千字写作挑战,都写了啥?

二美说:3月14日那天,我们6位小伙伴参加了二美写作群发起的“24小时五千字写作挑战”。这是自由写作,没有主题,大家想写啥写啥。这种方式,可以让人体验纯粹表达的快乐。总有人说,不知道写什么。其实,写作这事,大家没必要把它看得太“高大上”。

我们的大脑,睡觉时会做梦,醒了会有各种念头。你只需要静下心来,观察你的大脑在想什么。大脑想什么,你就写什么。把念头,变成文字。不用管逻辑,不用管主题,写就是了。今天我就把这篇五千字挑战文章分享出来,大家感受一下。如果你害怕写作,可以现在就打开电脑,打开文档,敲出你心中所想。这是应对写作恐惧的好办法。

以下是自由写作的五千字:

1

好久没写五千字挑战了,今天也来挑战一下。一个上午,一个字也没写。我在玩耍吗?并没有,干了一堆琐事。早上起来吃了半个酸菜包子、一个鸡蛋,喝了一碗稀饭。

吃完饭,我戴着运动手环,打算出去散散步。要是光吃,不散步,肚子就很胀。我刚走出大楼门,侄女乐乐和侄子豆豆,就迅速跟了上来。乐乐骑着她那个滑板车,豆豆迈着小碎步,跟在我后面。不知道为啥,小孩们特别喜欢尾随大人出来。可能他们在家里呆的时间长,也感觉烦闷吧。也可能是因为小孩本来就很好奇,他们就是想跟着大人出来凑热闹。

我带着耳机,听莫泊桑的小说《点心》。由于要注意孩子们的动静,耳机我就戴了一个,另外一个耳朵留着听娃们说啥。我就边走边听,可是俩娃老吵闹,一会儿问我一个问题,我不回答的话,就上来拽我衣服。注意力一分散,我就忘记刚才听的啥了,只好又从头听起。好不容易听了3分钟,感觉融入故事了。豆豆却跑到别人的庄稼地里,还摔倒了趴在地上不起来,我只好赶紧去把他抱出来。今天阳光虽好,但是外面的风却很大。不散步了,回家吧,我边走边继续听《点心》。

回到家里,其他人也吃完饭了,我开始动手刷碗。这个时候,《点心》也听完了。这个故事的寓意,我没空深入思考。我一直在想:“小说中的奶油圆球蛋糕是啥样的?是不是很好吃啊?”之前我吃的蛋糕要么是个正方体,要么是圆柱体,从来没吃过圆球蛋糕,这吃起来到底是啥口感,我太好奇了。等我回北京了,我要去蛋糕店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这种奶油圆球蛋糕。

我一边刷碗,一边用继续听莫泊桑的小说《伙计,来一杯啤酒》。这篇小说,我倒是完全听进去了。主人公巴雷的遭遇,很是坎坷。巴雷天天坐在一家啤酒店里喝啤酒,过着消沉堕落的日子,这跟他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巴雷的父母是伯爵和伯爵夫人,他家曾经住在大古堡里面,在当地受人尊重。巴雷像同龄人一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只可惜,在他13那年,巴雷目睹了一件改变他命运的事情。巴雷在外面玩的时候,看见父亲和母亲吵架,然后父亲残忍地殴打了母亲。如何残忍呢:母亲的帽子被打落,头发披散,人躺在地上。母亲捂住脸,父亲却不肯放过她,掰开她的脸,继续打。目睹此景的巴雷,非常惊恐,大声狂叫起来,被他父亲听见了。

巴雷以为父亲要杀他,惊慌逃走,逃到林子里去,之后巴雷被守林人找到。但是巴雷的人生,从此失去了爱,失去了希望。几年后巴雷母亲去世,他也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父亲。巴雷就这样过着他的生活,天天在啤酒店里,喊着“伙计,来一杯啤酒“。

听完这个小说,我心情有些沉重,想起了在微博上看的那些家暴男殴打妻儿的视频,他们怎么可以那么残忍?不知道那些人是否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我同情这篇小说中的巴雷,他本来可以有一个阳光明媚的人生,却因为父亲家暴母亲,他的心理有了巨大的创伤,一生都无法复原。虽然有的人可以从原生家庭的创伤中走出来,过上新的生活。可有的人却很难走出来,一生困在黑暗中。对于前者走出来的人,我为他们重获新生而欣喜。对于无法走出来的人,我不会说他们懦弱,因为痛在他们心中,外人无法感知,我感到同情。最好的办法,就是阻止家庭暴力事件的发生,不要让人们在家庭中受伤。现在中国这方面的法律也越来越完善了,对妇幼保护力度也在提升。

听完这个小说,我的碗也刷完了,准备上楼。我看见一个不锈钢篦子和锅盖很脏,看不下去,打算刷一通。正刷着,我妈过来说她昨天还有几双袜子,让我洗一下。还有她床上的被子,让我拿到凉台上晒一下。于是我继续洗刷刷,洗袜子,洗篦子,洗锅盖。好不容易洗完,把我妈的被子拿到了凉台上。到了凉台上,看见我弟妹切的红薯干,我又把红薯干拿到楼顶晾晒。这一通忙完,我坐到电脑前,打算写点什么。

2

可是,电脑还没打开呢,我的手却不由自主点开了手机。看微信公号的文章,刷朋友圈,刷微博,看最新的疫情信息。刷碗时,我妹说“听说特朗普确诊了“,我当时惊呼“不可能吧”。心里惦记着这事,就打算搜一下新闻看是不是真的。搜了一下,特朗普没事。

我心想,希望一切都不要太糟糕。我对美国没有什么对立情绪,我认为美国是一个文明现代的发达国家,我希望这个国家能好好的。因为现在是全球化时代,“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如果美国和其他国家一团糟,对我们绝不是什么好事。现在中国初步控制住疫情,并不代表我们就有资格对其他遭遇不幸的国家幸灾乐祸。我刷着微博,心里担忧着,忘记自己该干嘛了。

正在发呆,小侄子豆豆上楼来了。他一进房间,直奔衣柜。平时我们把一些零食藏在那个柜子里,他上楼找我们玩,哭闹的时候,我就拿出来一点零食哄他。藏零食的位置就被豆豆看见了。发现零食后,豆豆上楼就很勤,来了必定要找零食吃,很快就被他吃光了。

这次他非要把衣柜再看一遍,看到底有没有零食。我说真没了,都被你吃完了。豆豆不信,非让我把他抱起来,他要亲自看看柜子最上面的格子有没有零食。我就把他抱起来,他自己把两个柜子翻了一通,发现确实没吃的。这下他死心了,转身就走。唉吆喂,这小孩,一看没吃的,就不跟我玩了,立马把我抛弃了……

把小侄子哄下楼后,我把楼梯间的门用棍子抵住,防止他们再次上来捣乱。我终于坐下,开始写点东西,就从早上吃啥开始写起。

别人以为我在乡村过着与世无争的安静生活,其实并不是。我可关注外界情况了,天天等着情况好转,我好早点回北京去。贝贝说估计再过半个月,我就可以回北京了。我担心到时候回去了还要隔离半个月,我还要重新找房子,那还不如再等等。

人在村里,心里挺乱的。在村里最大的好处是不缺蔬菜吃,哪怕自己家里没种菜,去外面挖点野菜腌制起来,也可以生活一阵子。还有个好处就是看各种花开,先是油菜花开,接着是杏花桃花,次第开放。我也没啥可拍的,一看到花开就各种拍,发朋友圈,发头条,给大家养养眼。很多蜗居在城市里的读者看到我拍的花,说他们心里充满了希望,希望我多发点,让他们感受一下这个春天的气息。

我有很多年春天都是在城市中度过,就算看花,也是去公园里看樱花,很久没有看过田野里的花儿了。可是,看花归看花,心里的担忧也还在,两者并不能互相抵消。“自由度假呆在家看花”和“不能出去被迫呆在家看花”,两者是有区别的。再说了,我梦想中的生活,并不是就这么呆在村里过下去,这是被迫无奈的选择。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也接受了现状,努力做点事情,不让时间白白浪费。

只是,通过这次呆在家,我发现我真的很烦两件事。

第一,天天做家务真的太繁琐了。在城市里我自己一个人住,大多数时间点外卖,或者在外面吃,偶尔自己做个饭,我还能接受。这在家里住,天天都要做饭刷碗,真是受不了。想起石黑一雄说他获诺奖的原因是妻子包揽了家务,他不用做家务。这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做家务对一个人时间和精力的消耗真是非常大的,尤其是人多的家庭。要是单身的话,家务少,也就比较简单。反正我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生活,哪怕我两天吃一顿饭,也可以我自己说了算。

第二件让我烦的事情是小孩的打扰。我挺喜欢小孩的,也愿意陪他们玩。可如果我在工作,他们还过来打扰我,我真是很郁闷。每次我们上楼来,都尽量把楼梯间的门抵住,但是小孩们的精力太旺盛了,他们就在楼下使劲撞门。有时他们居然冲破防线,把门撞开,跑到楼上来。等他们上了楼,就开始抢我电脑,各种捣乱。我得安抚他们,还得看着他们不要受磕着碰着,不要受伤,然后把他们哄下楼。

好不容易把他们哄下楼,他们可能要开始进行新一轮的撞门运动了。真的是费心伤神啊,在这种情况下,我还创作个鬼啊,我能保持情绪正常都不错了。我这辈子,可千万千万不要当家庭主妇,我会崩溃的。当然我还是喜欢小孩的,尤其是他们不捣乱的时候,像小天使。一旦开始捣乱,感觉就是小魔鬼。

写到这个点儿,20点30分了,我不知道写什么了。今天这个挑战,我中午写了一会儿,下午又带娃们玩,之后又睡觉,写得断断续续。

我感觉现在这生活过得不知道盼头在哪里,我的奋斗劲儿不足。幸亏还有写作在支撑着我,经常和群友们聊聊天,大家一起写作、讨论,还挺有意思。其他方面,我都没什么动力去追求了。

3

前几天有个朋友跟我说,她自己在家办公太无聊了,想找个人网恋。我哈哈哈哈大笑,我说你还有这心思啊,我都懒得网恋了。我说,你等着啊,我发个朋友圈帮你问问,帮你找个网恋对象,共度时艰。可是过了几分钟,我一刷微博,就把这事儿给忘了。要不是今天写作,我还想不起这事呢。人的记忆力真是经不起考验,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还是得写下来才靠谱。等会我要跟朋友聊聊,问她找网恋对象的标准是啥,我帮她安排一下。

这回到老家,面条和馒头成了主食,天天吃,低碳饮食可以说是远离我的日常生活了。家里没有体重秤,前几天我跑到一个邻居家里找了体重秤称了一下,居然胖了好几斤。我心存侥幸,觉得这个体重秤可能不准确,有误差。但是就算有误差,我这测出来也还是胖了啊。

因为我们家族有糖尿病遗传,我对体重控制挺在意的,不想自己老了以后天天打胰岛素,每天两针,挺疼啊。每次看我妈打胰岛素,我真是很心疼。我经常给我妈说:“你要多吃肉吃鸡蛋,馒头和面条少吃点。”要是饮食方面控制得好,胰岛素就不用打了。

只是我们这里农村的饮食习惯一直都是主食一大锅,菜一小盆,有的人家还只做一锅面条,菜都不炒。想低碳饮食,非常困难。可如果不加以控制,体重飙升,将会带来很多后患。我们生酮群里,王蒙开始继续生酮了,这两天她都在晒生酮试纸,都是紫色,说明她控制得很好。我也要向她学习,不能这么任性下去了。

我之前说过,文字是我的作品,是我思想的体现。身体也是我的作品,也是我意志的体现。我不会自欺欺人,说自己只想要心灵美,外表美无所谓。不,我两者都要。那我就要付出更多,以更好的精神状态,在世间行走。自律,不说为了让别人喜欢我,起码自己先得给自己一个交代。

今天晚餐,我没吃饭。弟弟从城里回来,手里拎着一包点心,问我们吃不吃,我吃了两个小甜饼,就上楼继续进行我的写作挑战。对家里的饭没有期待了,反正天天都是面食为主,吃多了会胖。我要是自己搞生酮饮食,单独炒一盘肉自己吃,也有点说不过去。那我光吃蔬菜,我吃不饱啊,怎么办呢?我想了想,打算找个时间去镇上的超市买一箱肉多的火腿肠放家里,多吃点肉,少吃主食。写到这里我好饿啊,甜饼是碳水,碳水的营养很廉价,经不起消耗。等我写完5000字,就下楼煮两个荷包蛋吃吃。

4

我在五千字挑战群看到小某发的玉渊潭樱花,花开得挺热烈,但是看的人不多。我也曾去玉渊潭看过樱花,当时人很多,我还嫌人太拥挤了。每次我出去逛公园看风景,都特意避开周六日,找人少的时候去。可现在我真希望外面所有的景点都人挤人,这说明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人们可以在假期出去看人山人海了。

我这种盼望,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实现呢?等疫情过去后,我一定要找个人多的时候,挤到人海里,不为看风景,就是想看看人气旺盛的场面。

想起两个月前,我还在广州,当时很纠结,不知道到底去哪里,是留在广州还是回北京?反复思虑很久,后来终于决定回北京,就在北京继续追求梦想。可是,没想到啊,现在连北京也难以回去了。还好我随身带着电脑,村里也能找到网,还能继续写下去。不管在哪里,写作都是我的救命稻草,可以拉我一把,把我从沮丧中拉出来,看看那些美好的东西。

我的本性真不是乐观的性格,本性挺悲观的。回到家这些日子里,干活弯腰多,腰间盘突出变得严重起来。我打算做微创手术,但是心里又开始纠结了。这关头去做手术,能行吗?想来想去,觉得人生琐事真多,怎么每天都要解决各种问题啊?纯粹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真是不多。

我倒是挺羡慕我小侄子小侄女,他们俩每天只要吃饱喝足睡好觉,就很快乐。一个小玩具,他们可以屁颠屁颠玩很久。跟他们玩个捉迷藏,他们能开心得蹦上天。可是当了大人,就不容易快乐了。大人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要为了生存奔波,要应对各种危机,要承担很多责任,压力挺大,快乐就很难。那种出身富裕家庭的孩子,长大后,至少不用面对基本的生存压力,应该比我们普通人轻松一些。

所以,如果下辈子要投胎的话,大家还是努力投胎到富裕的家庭,起码这辈子不用为生存发愁,活得可以自由任性一些。我这个想法,要是被别人知道,会对我进行道德绑架,说我嫌贫爱富。可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如果那些批我的人不稀罕富裕的话,能不能转让给我呢,我是挺稀罕的。

写到这里,5000字差不多也要结尾了。一开始我也没打算写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就是自己对着电脑唠唠嗑,这种方式对我来说很解压。不给自己压力,就让双手在电脑上敲击键盘,让大脑思绪放飞,想写啥写啥。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自己获得了一些自由。我妈刚才上楼了,说厨房里还有小米稀饭和胡萝卜炒肉,让我下去吃点,我说好的。我是真饿了,我要下楼吃肉,本次挑战圆满结束。

本文共5088字,写于2020年3月14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