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生作:课文冯骥才《刷子李》的写作方法,作文的名副其实结构

文/陆生作

今天我们上的是《刷子李》,冯骥才《俗世奇人》当中的一篇,写得非常地经典。建议你们去把冯骥才的书《俗世奇人》多看看,特别关注里面是怎么写人的,还有他的语句的表达,都值得学习。

陆生作:课文冯骥才《刷子李》的写作方法,作文的名副其实结构

作家冯骥才

《刷子李》这一篇,这一课,我们主要讲它的结构变化。

文章一开始就讲出了刷子李的特点,他“让人叫绝”,是因为他有一手绝活。既然他是《俗世奇人》当中的一位,奇人的“奇”对应的是绝妙的“绝”,绝活的“绝”,绝招的“绝”。

刷子李的绝招就是刷墙的时候穿一身黑,身上不落一点白,如果有一点白就白刷不要钱。这样的一个开头,就相当于给刷子李扬名了,江湖地位高高的,名气大大的,挑战书也发出去了。

有绝招,就是与众不同。那么,到底名副其实还是名不符实?这里是有悬念的,因为“行外的没见过的不信,行内的生气愣说不信”。

接下来,就开始讲述刷子李的故事,来验证名与实的关系。

名是名气、名声,实是事实。作者讲述了刷子李和他的徒弟曹小三去李家刷墙。如果整个过程下来,名副其实的,没有任何波折的,曹小三在整个过程当中没有发现师傅有一点破绽,真的跟传说的一样神,这当然可以。但是,这样写故事他就缺少了一个波折,为了让故事好看,必须安排曹小三发现师傅的裤腿上有一个白点。这一个白点,对作者来讲其实是故意设计的,这样一个故意的出现,就产生了一个波折,神话看似被打破了,这回可以不收钱了。但是,事实如何呢?刷子李把裤子提了一下,原来只是一个破洞,衬出了里面的白而已。归根到底刷子李确实神,真的有绝招,他干粉刷这一行真就这么牛。所以,全文的结构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结构。

一开始就讲这个人有名有绝招,接下来开始往反义词的方向去走,没这么厉害嘛,明明落了白点啊。真是灰浆的白点吗?情节再往下走,又是往反义词的方向走,白点其实是一个裤子的洞,并不是灰浆。所以,一头一尾,名副其实,中间有一个设计出来的波折,非常地巧妙。这是我们值得我们学习的名副其实的结构,中间有一个名不符实的波折,相当于一个“欺骗”读者的假动作。

陆生作:课文冯骥才《刷子李》的写作方法,作文的名副其实结构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把曹小三换一个人,换成这间房子的主人,刷子李的东家,因为在第一段就有一句话:“只要身上有白点,白刷不要钱。”主人来工地上看看也很合理,看刷子李刷得怎么样,监工么。当他发现刷子李裤子上有一个白点的时候,他就可以说出这句话来:“刷子李,看来这回我可以不付钱了。”这样设计,这个故事是不是也能讲通?能讲通,但它缺少了一个道理。在课文的第十段,有刷子李给徒弟的一句话:“你以为人家的名气全是虚的?那你是在骗自己。好好学本事吧!”

只有是徒弟,刷子李才可以讲出这样的话来。这样的人物对话,放在这篇课文中,对读者来讲,它有更多的意义。一个人能够名声在外,总是有几把刷子的。如果把曹小三换成房子的东家也是合理的,因为第一段有一个伏笔,“身上有白点,白刷不要钱”,所以放另外一个人物进去也是合适的。只是,那样故事会变成另外一个故事。

再说了,什么人说什么话。刷子李总不能跟东家说“好好学本事”吧。但对你们来讲,读这篇课文,要知道“好好学本事”,别人有名声,这不是虚名,是凭真本事得来的,真本事是花功夫去练出来的。

你想写好作文,也得花功夫去练出来,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瞎猫碰死耗子,到底是运气。

陆生作:课文冯骥才《刷子李》的写作方法,作文的名副其实结构

小结下,刚才讲了三个点:

第一点,名副其实结构。

第二点,设计波折。波折跟名符其实配起来,用的是反义词思维,走了两回,开始说他刷墙很厉害,然后出现了破绽,然后又指出破绽是假的。

第三点,可以把故事的人物换掉。不是徒弟,也可以演绎一个合理的故事,只是它与原文有了不同的走向,可能会变成一个稍微平一点的故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