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网络作家谈写作𞓜 绿狐妖:在成人梦中重塑江湖

网络文学蓬勃、鲜活地在这个时代生长着,以它的无限想象,以它的烂漫可爱,以它的现实沉思,给予这个国家数以亿计的读者以各种形式的能量与元气,创造新的奇迹与可能。

网络文学旺盛生发,始于写作初心,成于时代机遇,更离不开所有写作者一点一滴的耕耘。无论是知天命的阅历还是Z时代的新浪潮,他们眼睛里闪烁着同样的光芒,他们对于写作的每一点思考,都经历了无数个日夜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中国作家网通过推出“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专题,与众多读者一起重温网络文学名家们的写作初心,分享他们的文学理念与创作细节。我们相信,多元与精彩,都将会在这里呈现。

作家简介

矩形色块

青狐妖,本名张堑,山东省菏泽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菏泽市作协理事。先后创作《妖孽保镖》《护花狂龙》《超自然大英雄》《真龙》等八部作品,总创作字数超过2500万字。《真龙》于2019年被中国作协列为全国重点扶持网络文学作品。

还原成年人梦幻中的江湖

虽然有过这两千多万字的都市小说创作经历,但我每次开新书依旧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都市类小说是网络小说的最主要大类之一,相关作品浩如烟海,想在这片海中做一朵令人印象深刻的浪花很不容易。一方面是因为当下网络文学作品严重同质化,都市分类尤其如此。从兵王文到保镖文、重生文,再到战神文、赘婿文,每一个题材标签背后都有数以万计默默无闻的作品在充当内卷的炮灰。即便那些质量较高、影响较大的都市类作品,连载结束后也往往迅速沉底,只给读者留下一个连故事主线都容易记混的淡薄记忆。但任何一个题材之所以走红,恰恰是经过市场验证、易于被当下读者接受的畅销类型。于是在创新和生存之间,大多数作者又不得不选择后者。另一方面,都市小说没有玄幻仙侠小说那种脑洞大开的修为等级,没有历史小说那种光鲜亮丽的时代背景,也没有科幻小说那种光怪陆离的世界设定,所以一部都市小说想要写出一些属于自己特有的东西是有些挑战性的。

一言以蔽之,在力争畅销的同时做到与众不同,写出一点自己特有的东西,这是困扰大多数都市类网文作家的一个重要课题。

十年前我创作第一部都市小说《妖孽保镖》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毕竟入行不久,很大程度上是在摸索着前进。用业内开玩笑的话来形容,当时几乎处于“打开电脑就是干”的无意识创作状态。后来回忆起这本书能够从那么多小说当中脱颖而出,牢牢占据网站畅销榜榜首一年多,我觉得有一个原因非常重要,那就是在同质化严重的市场上,误打误撞写出了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当时参加网站年会,我发现连市场、行政、技术等部门的很多同事也都在读这本书,受众面很广。其中一位名叫巍子的市场部经理表示,自己作为一名女性读者,平时很少读男频都市作品,唯独这本《妖孽保镖》在一直追读。她无法从专业文字工作者的角度解释为什么,而是从一个普通网络读者的角度说“这本书和咱们网站别的书不太一样”。

且不谈这是赞誉或鼓励,但这句话实实在在地提醒了我,也让我开始跳到作品之外,站到读者的角度审视对比哪里“不太一样”。再后来,我又将这种“不太一样”融入到我的第二本都市小说《护花狂龙》之中,延续了火爆畅销态势的同时,也将自己的这种“不太一样”进一步固化。再后来的几部作品虽然一直在着力求新求变,但这点“不太一样”一直没变。

这个“不太一样”,就是一股绵淡却又不绝的江湖气息。其创作过程就是在不脱离都市小说各项基本要素的基础上,抱着一个“为成年读者创作新童话”的态度,一步步还原他们梦幻中的诗酒江湖。

这是个充斥着人间烟火气的江湖。业内常说强烈的现实代入感是都市小说的先天优势,但我认为这恰恰也是都市小说突破瓶颈、达到更高层次的一种约束。因为都市小说要贴合生活、接地气,不容许作者像写玄幻仙侠小说那样天马行空肆无忌惮。毕竟都市小说的写作离不开这个时代,离不开脚下这片土和身边这些人。所以一部好的都市小说要能够观照社会,要遵循基本的行为逻辑,遵守健康的价值观念,让读者心中那片江湖具备最基本的真实存在感。与此同时,都市小说中的江湖要注重群像塑造,因为江湖的基础是芸芸众生。作品中的主要角色可以胸怀修齐治平之心,像侠之大者那样为天下计,但也要有升斗小民做稻粱谋。要在兼具家国情怀的同时,绘声绘色地描绘现实百态和人间烟火。如此才会让故事更加生动,让人物形象更加鲜活,让读者心中的那片江湖更加圆满。否则就跳不出打打杀杀、豪门恩怨、探险寻宝、财富扩张这类简单的升级逻辑,读者心中的那片江湖也会变得索然寡味。

这也是个拥有着沸腾希望和炽热梦想的江湖。人生有太多的遗憾,而文字是最好的慰藉。作品要用快意恩仇治愈读者现实中的愤懑愁困,用干云剑气重燃他们的生活斗志,要在文字当中实现他们少不经事的梦想,弥补他们求而不得的遗憾。要让笔端流淌出的绮丽梦幻,照亮他们生活中的枯燥现实,进而树立新的追求。这一刻的读者是幸福而愉悦的,他们能从书中体会到作者的充沛情感,并和故事里最喜欢的人物共悲欢。而作品在他心中构建的这方小小江湖,也会是明快生动、生机勃勃的。

这还应该是个有诗、有酒、有远方的江湖。小说创作归根结底是一种艺术行为,要具有基本的美感。如果只是单纯的讲故事,高节奏、干巴巴地推动情节主线,读者心中的那片江湖会了无生趣。读者在自己的这片江湖里,未必时时刻刻要做豪侠名士,很多时候他们更希望自己是个放下生活负累、忘记生活苦痛的江湖浪子,在这片精神江湖里轻松从容地徜徉。假如他们带着满身风尘而来,作者却又呈现给他们一个黑暗、压抑、寡淡、干瘪的江湖,那他们又何必在精神世界里承受再一次的折磨?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这片江湖多多少少有点诗情的轻快,有些酒意的洒脱,还有几分对远方的期待,才算是这个梦幻江湖的最完美具现。

都市类网络小说迭代极快,每隔几年就涌现出新的流派,随之而来的是新的爽点和新的创作手法。但这些都是表现形式的变化,其内在总有一些不变的东西在延续,就比如读者心中的这片江湖会一直存在。只要现实中还有烦恼,那么总会有人在倦怠之余寄情于这片小小的精神桃源。

END

相关阅读:

2021中国国际网络文学周开幕

独家 | 中国网络文学,“后浪”已来

中国作协召开全国重点网络文学网站联席会议暨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座谈会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孑与2:历史天空下的遐想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晨飒:文艺当为工业留至高一席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意千重:古代言情小说的事业线设定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我本疯狂:如何铸就现实题材作品的“匠心匠魂”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管平潮:作者如何构建与读者的关系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烈焰滔滔: 这样写人物,读者又恨又爱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冰可人:在自我否定和怀疑中抵达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酒徒:如何写大纲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却却:我如何进行历史小说的创作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郭羽:网络文学“虚构”中的非虚构创作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蒋离子: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任怨:伴国漫之光,谈网文创作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蒋胜男:《芈月传》的人物群像设计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骁骑校:好的小说是一道菜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琴律:“读图时代”下的网络小说创作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烽火戏诸侯:我与我,周旋久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陈酿:讲好网络文学的“中国新民间故事”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何常在:“重现实”题材的创作难点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唐欣恬:IP影视改编成功的核心是什么?

网络文学名家谈写作 | 血红:网络小说人物的设定

独家 | 桫椤:网络文学评论“欣阅”才能“诚服”

独家 | 2021,网络大神怎么立flag?

编辑:刘雅

二审:王杨

三审:陈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