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写一篇好文章?梁启超、老舍、王定军的写作方法

写作的最低要求是什么?

写不出来怎么办?

为何说文字清楚是思想清楚的结果?

青年写作如何避免冗余的长句?

听听梁启超、老舍、王鼎钧三位大家的写作心得。

梁启超:作文教学法

作文最低限度要求:

把该说的话原样说出,令读者完全了解

孟子说∶”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文章做得好不好,属于巧拙问题,巧拙关乎天才,不是可以教得来的。如何才能做成一篇文章,这是规矩范围内事。规矩是可以教可以学的。

我所要讲的,只是极平实简易,而经过一番分析,有途径可循的规矩。换句话说,就是怎样的结构成一篇妥当文章的规矩。

结构成一篇妥当文章,有最低限度的要求,是“该说的话,或要说的话不多不少的照原样说出,令读者完全了解我的意思。”这个要求,看似寻常,其实实行做到,极不容易。

本讲义专为中学以上作文科教师讲授及学生自习之用,主意在根据科学方法研究文章构造之原则,令学者对于作文技术得有规矩准绳,以为上达之基础。

我主张中学以上国文科以文言为主,但这是专从讲授一面说,至于学生自作,当然不妨语、文并用,或专作语体亦无不可。因为会作文与否和文学作得好歹,所重不在体裁而在内容。

梁启超的七个作文教学法

第一,须将各类文分期讲授,不可同时东讲一篇西讲一篇。因为各类文作法不同,要令学者打通一关再进一关。每一学期专讲一类文,那么,教师精力也集中,学生兴味也集中,进步自然会事半功倍。最好每年前学期授记载文,后学期授论辩文,年年相间。两种文中又各各分类,由浅入深,由易入难。例如记载文先授记静态者,后授记动态者。动态之中先授一人或少数人一时或短时的动态,最后才授许多人许多时的动态。论辩文先授倡导一类,次授考证、质驳、批评等类,各类中先授单纯问题的论辩,最后才授复杂问题的论辩。

第二,每一个学期开始之时,先要有一两堂讲演式的教授,把本学期所讲那类文作法的重要原则简单说明,令学生得着个概念来做自习的预备。

第三,讲授时万不可拿一篇文来逐字逐句逐段解释,因为中学学生多少已经有自读古文的学力,把他们已懂得刺剌不休来讲,徒令他们生厌,而且时间也太不经济。所以只有指定若干篇文令他们先行阅读,——自修室的用功时间最少要与讲堂时间平分。大概平均每两星期指定五六篇文为一组的教材,——那文都是要同类的。令学生自行细看,看每篇作法的要点在那里,各篇比较异同何在。到上堂时,先用讨论式的教授,令学生各人把自己所见到的说出。一堂讨论不完留待下堂。约摸以两星期把这一组讨论完。学生看错的或看不到的,教师随时指导。最后教师把全组各篇综合讲一次,说明自己的观察,便算讲完。这种办法,学生对于这一组的文章最少经过三四次心,而且多半是自动的,算是把这一组文真读通了。聪明的学生,一定有多少发明,不惟自己得益,当讨论时,或者连教师都会教学相长哩。每一学期能照这样的讲授四五组,中学毕业下来,学生总有好几百篇文经过目、经过心,再没有不会作文的了。

第四,选择教材的标准,虽然不必过于拘泥,但最少有几种旧习气要消极的排斥:一、绮靡之文——如专尚辞藻的骈体。二、矫揉之文——如八家末流貌为古调者。三、空泛之文——凡带帖括气者。大抵记载文宜多选《左传》、”四史”、《通鉴》及好的游记、好的书目提要等等。论辩文宜多选周秦诸子,秦汉以后则多选专论一个切实问题者—-例如扬雄《谏不受单于朝》、贾捐之《论罢珠用》、江统《论徙戎》之类。像什么《六国论》《留侯论》等文便是帖括气,万不可取。

第五,出题目令学生作文万不可过多,依我看,每个学期两回——最多三回足够了。课卷不必在讲堂上做,因为我们办的是学校,不该叫学生过考棚的生活。做一篇文章要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去采集资料考量组织,然后做一篇得一篇的益处。亦正惟如此,所以不能作得过多。

第六,课题要确实,要有范围。记载文题最好是学生身历或耳闻目见的事迹、物件或地方。除此以外,便要教师供给他们资料,——供给或口授或指定文件。论辩文题须是一个切实问题。最好是学生直接感利害者,最好是一个问题有两面理由容得彼此主张辩驳之余地者,至于历史上无关痛痒的文题——如”项羽论””井田论”之类,空泛无边际的文题——如”中国宜亟图自强论””民生在勤说”之类,皆当屏斥。

第七,除出题考课之外,最好令学生每月作一条以上的札记,或用记载体记日常经历的事,或用论辩体写自己对于一个问题的感想,这种方法可以养成他们自动的进步。

第八,作的文,文言白话随意。

(摘自梁启超著《作文教学法》)

梁启超的《作文教学法》是中国第一部现代作文教学法专著,全面呈现了梁氏的作文教学法思想。梁氏认为,作文教学“能与人规距不能使人巧”,作文的规矩可教可学。本书就是一本讲作文规矩的书,重点讲记叙文和论辩文。

老舍谈写作

别怕动笔

有不少初学写作的人感到苦恼:写不出来!

我的看法是:加紧学习,先别苦恼。

怎么学习呢?我看哪,第一步顶好是心中有什么就写什么,有多少就写多少。

永远不敢动笔,就永远摸不着门儿。不敢下水,还学得会游泳么?自己动了笔,再去读书,或看刊物上登载的作品,就会明白一些写作的方法了。只有自己动过笔,才会更深入地了解别人的作品,学会一些窍门。好吧,就再写吧,还是有什么写什么,有多少写多少。又写完了一篇或半篇,就再去阅读别人的作品,也就得到更大的好处。

不要乱用字,更不能乱造字

言语是极自然的东西,是从古来的,并不是打昨天才开始有,我们岂可随便更改言语?这不仅是字问题,同时还有体贴的问题,在人情中体贴到某种情况时,就用某种字,体贴愈深,用字的情愈热。对人情越发明白,才能写出好的文章。

每一个字都必得用全力想,想不到第二个字,就要用得恰当使人懂。形容词很难用,最好少用,用得不恰当,会将整篇文章弄得更坏。

作文第一要清楚

文字清楚是思想清楚的结果,这并非是件容易的事。

少年作文,多喜用字眼。殊不知袭用别人家的用字,只是偷来些死的字,并不足以表现自己的思想,结果是驴唇不对马嘴。顶好是要说什么就说什么,先别大转而特转;一转文便要出毛病。把文字弄清楚,而后再求美好,是保险的办法。

句子别作得太长了

青年喜造长句,自谓文气流畅,故拉不断扯不断。其实这是思想不清楚的结果,一句可以扯得老长老长,自己也不晓得在哪里停住好。好文章,反之,是说一句便是一句;一句说清楚了,再说第二句。能设法使每句都清楚立得住,才能有进步

一句句的写,写成一段,再朗读一遍,自己听得下去了,便留下;听着不是味儿,修改。作文要说自己的话,而且得教别人看得懂,不许整本大套的说梦话。

(摘自老舍《老舍谈写作与阅读》)

识别二维码 一键购买☟

语文老师如何向学生们教授阅读与写作?这听听文学大师老舍先生的经验心得。本书选文基本囊括了老舍谈写作方法和阅读经验的精华,能够帮助读者学习写作方法,提高写作能力和文章修养,了解古今中外经典名著,获得读书方法,提高文学鉴赏力和读书品味。

王鼎钧:作文六要

写作有方法

我坚信写作有方法,希望先进为后学整理方法、传授方法。我立下心愿,如果我有一天找到了方法,一定公之于世,大家分享。

这本小书就是这样产生的。赵友培教授把写作的过程规划出六个步骤:观察、想象、体验、选择、组合、表现。

六门课程,一条大路,正是我寻寻觅觅最大的收获。这六门课程,我称之为“六要”,犹如画家的“六法”,佛家的“六度”。

你有五种感官:你用到了吗?

外界的事物,触动了我们的感官,使我们产生了思想感情,我们用语言文字把它表现出来,与别人分享,用文言的说法,这叫“感于物而动”。

我们能够“感于物”的器官不只是眼睛,其中以视觉最为重要,做了代表。除了视觉以外,还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谈“观察”,应该把它们都包含在内。

听觉:韩愈可以听见的四季

先说听觉。我们接触外面的世界,听觉和视觉同样重要。写文章的人,不幸丧失味觉,丧失触觉,丧失嗅觉,仍然可以有成就,倘若视而不能见,听而不能闻,那就难了。

所以,你,我,一切写文章的人,都要好好保护眼睛、耳朵,好好使用视觉、听觉。听觉能够接触到的世界广大而丰富。欧阳修说,秋天是可以听见的。不必惊讶,韩愈说,春夏秋冬都可以听见。

声音里面有些玩意儿是看不见的,只能听得出来,对写作的人来说,那一部分内容不能丢,丢了可惜!

“夜半钟声到客船”,如果丢弃了钟声,就丢弃了整首诗。

如果写诗的人对那钟声没有感觉,如果他写诗的时候忘了钟声,有人不客气地说,他这一辈子不必再写诗作文了!为什么这样说呢?你以后会懂,我们都在等你成长,等你懂。

味觉:甘比甜更“甜”

再说味觉。别认定味觉只是帮我们选择食物而已,它也替诗人捕捉灵感。

“客去茶甘留舌本”,客人来了,泡好茶招待,好茶的滋味,喝进嘴里有点涩、有点苦,喝下去以后是甜的,甜味留在喉咙和舌根,叫作“回甘”。别认为“甜”和“甘”只是白话和文言的分别,在中国,这是不同的滋味,或者是一种滋味的两个等级,甘比甜高一个档次。

如果味觉也能讲究档次,我们要推举汪曾祺先生出来示范。这位小说家、散文家,到了晚年,把那些从视觉、听觉得来的众生秘密全部封存。凡是他写的东西都可以吃;凡是吃的东西他都可以写,把寻常野菜、萝卜写成美食,也写成美文。味觉成就了他,他也成就了味觉。

享受触觉:花香浓烈,可以“袭人”

还有触觉。有人说,触觉是低级感官,不能入诗。可是“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怎么说?“天阶夜色凉如水”又怎么说?触觉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们认知环境的一种能力,自然成了文学素材的一个来源。

成语有“席不暇暖”、“炙手可热”,还有“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寒夜饮冰水,点滴在心头”,格言有“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吃东西除了味觉,还有口感,老豆腐、嫩豆腐,还有结过冰的冻豆腐,都是豆腐,触觉不同。“冬日饮汤,夏日饮冰”,都是饮料,触觉也不同。

世上多少事都用触觉承当!有个男孩,远远望见他喜欢的女生跟别的同学在一起,立刻觉得肚子上挨了一拳。

夏天,海滩上,有人掘沙成坑,叫同伴把自己埋在里面,只露出头部,干什么?享受触觉。小说家笔下,那个看守仓库的人,脱光衣服,全身埋在米里,干什么?也是享受触觉。

嗅觉:苏东坡的鼻子

最后,就是嗅觉了。

“好竹连山觉笋香”,漫山竹林,应该是笋已成竹,新笋还没生出来,苏东坡是美食家,鼻子比一般人敏感,就用嗅觉来表现了。

“踏花归来马蹄香”“卖花人去有余香”,有嗅觉自有文章。“酒未到,先成泪”,正常的情形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凭嗅觉抢先一步,端起酒杯,闻到酒精的气味,酒还没喝,眼泪先掉下来。

每一种嗜好都会留下气味,例如抽烟和不抽烟、打球和不打球、养猫和不养猫。每种职业都有它的气味,例如卖鱼的和卖菜的、写毛笔字的和画油画的、理发店的和诊所的。

“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这痕迹是他的气味,你的文章。

(摘自王鼎钧《作文六要》)

朱永新、莫言、王安忆、曹文轩、窦桂梅、马爱农联合推荐,文学大师王鼎钧讲给青少年的写作课。

《作文六要》有点像大家小书的感觉,作为一个散文大师,给自己的作文经验通过六要的方式呈现出来,教给青少年怎么来写文章,这个发心以及书本身给孩子们提供非常大的帮助,都让这本书显出了特殊的价值。它不仅对青少年,对但凡热爱写作的人都有很好的帮助,所以它是带有大众意义的对写作技巧进行普及的一本很好的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